疾病是一种特殊的“神灵”
发布时间:2020-04-28 03:07 来源: 未知 作者: admin 投稿邮箱:

在日本历史上,瘟疫和宗教的关系密切,大的寺院从古代开始成为祈祷镇熄瘟疫和灾害的圣地,比如,从奈良时代起,东大寺就担负起镇灾的使命。 如今全球疫情险峻,东大寺发起了全

   在日本历史上,瘟疫和宗教的关系密切,大的寺院从古代开始成为祈祷镇熄瘟疫和灾害的圣地,比如,从奈良时代起,东大寺就担负起镇灾的使命。 如今全球疫情险峻,东大寺发起了全国范围的祈愿活动,年轻僧侣把读经的过程在人气网站直播。 4月1日起,东大寺每天举办正午祈祷活动,僧侣在奈良大佛前诵经,祈愿疫情早日平息、感染者早日康复。

   东大寺的僧侣在社交网站上召唤芸芸众生在同一时间一同祈祷,让大家的心思拧成一股绳。 话说日本的神社和寺庙有专业分工,比如有的擅长招财,有的助学业有成,有的保佑早生贵子等等。

   其中专业祈愿治愈疾病的神社和寺庙有907所,芸芸众生怀着虔诚之意祈祷祛病消灾。

   4月18日,北海道弟子屈町的爱奴民族举行了祈祷仪式,向疾病之神传递人间的真心,40名男女伴着音乐跳舞,高举山白竹除邪,挥舞着爱奴民族特色的布,与天上之神对话。 弟子屈町屈斜路古丹爱奴文化保存会的丰冈征则会长说:“本着爱奴民族的共生精神,我们的仪式不是要驱逐疾病之神,而是祈求神灵把病毒镇住,让我们共生共存。

   “此话耐人寻味,即使面对疾病之神,亦是抱着共生的想法,没有仇恨,没有排除。

   疾病是一种特殊的“神灵”。 确实,我们的生命与疾病息息相关,没有完全健康的人,没有人一辈子不得病,每个人身体和精神上都并非十全十美。 即使面对凶险的新冠病毒,爱奴人亦是怀有平常心:请疾病之神高抬贵手,保佑我们健康生活。 拥有平和的心态,对于看不见的病毒亦不会过于恐惧。 与疾病共存,其实是人的宿命。

   病毒是不可看轻的,它很狡猾,甚至有智慧,不断进化,想方设法亲近人体,它或许有个生命发展过程。

   一些传染病由动物传给人,而后人传人,后来变成只适应在人体中生存,人体借助科学技术与之较量,让病毒离开人体,或者无害地生存于人体。 即使是流感,也是不断改头换面,新型流感随时有可能在这个地球上横空出世。 当人得了慢性疾病,说明“病”已经成为身体的一部分了,这时候就要学会和它和平相处,不去刺激它,从而延长自己的生命。 人类的历史中,传染病占有一席之地。

   死于传染病的人,多过战争的牺牲者。 第一次世界大战死者1600万人,第二次世界大战死者5000万到8000万之间,而1918年至1919年一年多时间世上肆虐的西班牙流感,就夺去了5000多万人的生命。 被称为“黑死病”的鼠疫多次在世界上大流行,从14世纪中叶开始,持续近300年,欧洲大陆丧失三分之一到一半的人口,一亿多人丧生。 后来由于药物的革新、疫苗的发明、公共卫生的进步,使得人类在与传染病的较量中渐渐占了上风。

   但是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,各种未知的病毒又渐渐袭来,威胁人类的生存。 过度的森林砍伐和土地开发,让自然环境伤痕累累。

   1960年到2010年,登革热的发生率增加了30倍,人口增长,都市化步伐加快,地球温暖化以及人们频繁走出国门,使得传染病的传播速度加快了。 世界上每年推定有1-4亿人感染登革热,日本每年也发现200例以上的输入病例。 从某种意义上说,最可怕的不是病毒,而是人类自身。 人类种下的恶果还是得自己吞咽。 从此人类还是不得不与各种传染病打交道。 爱奴人的意识里,疾病是一种特殊的“神灵”,这种心态印证了日本人对大自然的尊崇意识,即使发生大地震和海啸,对大海没有憎恨,只是反省自身,是否做了对不起大自然的事。

   传染病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是人类冒犯了疾病之神和大自然而受到的惩罚。

   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,尤其是疫情险峻之时代,祈愿国与国之间,人与人之间,少一些你死我活、势不两立的恨意,用智慧化解矛盾、度过危机。

   (黄文炜)。

阅读排行榜

编辑推荐

本站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