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上交圆号首席彼得·所罗门聊“返沪生活”
发布时间:2020-04-28 03:18 来源: 未知 作者: admin 投稿邮箱:

白玉兰纪念奖获得者、上海交响乐团圆号首席彼得所罗门家在这里,所以我要回来在隔离日记中,当彼得所罗门谈到上海时,他用了这样一个说法:我们过去七年的家。 2012年加入上海

   白玉兰纪念奖获得者、上海交响乐团圆号首席彼得·所罗门“‘家’在这里,所以我要回来”在隔离日记中,当彼得·所罗门谈到上海时,他用了这样一个说法:我们过去七年的家。 2012年加入上海交响乐团的彼得坦言,起初,自己并不确定未来是否会留在中国。 “刚来的时候,不知道会发生什么。

   但待了几个月后,我意识到这里环境真的很棒,我非常喜欢这个乐团,同时也非常喜欢上海这座城市。 所以,我和妻子决定留在这里生活。

   ”“虽然我们都是美国人,不是上海人,但我们越来越觉得,自己至少有那么一点儿像上海人了。 ”彼得笑着说,他的第二个孩子就出生在上海,这是一座让人感到舒适的城市。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,彼得为何带着妻儿回到中国?他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:“毫无疑问,上海已经是我们的家了,家在这里,我和妻子的工作都在这里,我们的猫也在这里,几乎生活中的所有都在上海。 ”彼得同时坦言,病毒在美国传播开来后,他认为回到上海更安全,“当时,美国刚刚出现传播迹象,大家似乎都不太重视。 而我们在中国的朋友也不断地介绍着中国发生的情况,比较之下,我觉得当时中国人似乎更有行动力,因此这里的环境也会更安全一些。 ”采访中,彼得还向记者分享了他在机场入关时遭遇的一场“虚惊”。 他是3月10日抵达上海的,当时国际航班抵沪人员还未要求进行居家或集中隔离。

   “我当时穿了一件非常厚的外套,出了不少汗。 走到检测温度的地方,我的体温似乎有些超标。 ”彼特说,他当时并不担心自己是否得病,而是想着如果要去酒店隔离,妻子如何带着两个孩子以及这么多行李箱回家。 在体温复查区,工作人员给了彼得一支老式的水银温度计。

   一开始,腋温测量结果为℃,“当时真的很紧张,好在机场的工作人员非常严谨,建议我进行口腔测温,这样更准确一些。 幸运的是,口腔测温的结果一切正常。

   ”“乐团的‘不放心’,让我感到安心”让彼得安心回家的,还有另外一个原因:上海交响乐团这个“家”。

   “在美国,我与乐团的其他成员通过微信始终保持着密切的联系,因此对中国疫情的进展还是比较了解的。

   ”彼得告诉东方网记者,乐团有“每日一报”的制度,每天都要汇报各自的健康状况。

   据了解,上海交响乐团108位演奏员中,有港澳台同胞6人,美籍、俄罗斯籍、韩国籍、意大利籍等外籍乐手9人。

   新冠疫情大规模爆发期间,时值乐团春节放假。 据统计,约有近一半的乐手离开上海过年。

   “乐团在1月23日成立了疫情防控工作组,建立每日一报的专项制度。

   负责演奏员日常管理的乐队行政部门随即按8个声部迅速搭建起微信矩阵,串联一条’演奏员—声部长—乐队—乐团’逐级分层的防疫抗疫工作链。

   ”上海交响乐团乐队副队长柴婕在接受东方网记者采访时介绍,针对外籍演奏员较多的实际情况,她专门组建了外籍演奏员微信群,将国内疫情的最新动态、相关政策和乐团工作安排,用英文实时分享给身处海外的演奏员,“很多人都在上海安了家,希望能让他们更多地了解家里的状况。

   ”以彼得·所罗门为例,柴婕一直关心着疫情在美国的进展态势,并与他保持密切联系。 当彼得决定回中国时,柴婕即刻主动帮忙查询航班信息,设计曲线回国路线。 “当时美国已经取消了中美间所有的直飞航班,韩国、日本也都停止了转机服务,只能取道中国台湾。 ”柴婕说,“为了减少与人群的接触,还特意选了从洛杉矶的一个小机场起飞的航班。

   ”乐团的种种牵挂,让彼得安心不少。

   更令他感动的是,在全球演出市场遭遇“寒冬”的当下,上交依旧许下了继续支付演奏员薪水的承诺。 “由于疫情,演出都停了,这对我们来说打击很大。

   我的一些朋友正经历着个人财政危机。 ”彼得举例说,有的朋友所在的乐团已经停止支付薪水,有的朋友是自由职业者,演出取消了,他们获得薪水的渠道也就断了。 “好在上交继续支付我们薪水,所以短期内还过得去。 长期来看,我也不清楚这样的情况会持续多久,但还是希望世界各地的音乐会能尽早恢复。 ”。

阅读排行榜

编辑推荐

本站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